從小,父親教我堅持己見!媽媽說我遺傳到爸爸的臭脾氣!後來漸漸長大了,我學會只要是對的事就堅持去做,即使傷痕纍纍,也不要改變自己的堅持!這樣的人生觀其實讓我吃了不少苦頭。常常朋友之間的所謂「背叛」滋味,讓我從十七歲開始就初嚐滋味到現在。

一直覺得與朋友的交往當中,『信任』是佔著很重要的因素。如果今天我信任了一個人,即使被他賣了,我可能都還很開心的幫他算帳。我老公從以前就一直訓戒我這一點要改,不要對朋友太好,有事的時候,親人才是第一順位幫忙的人。而我卻一直覺得友情還是很可貴的。

這兩天在看灌籃高手,當湘北與山王工業的比賽快結束時,隊長赤木突然流淚了,因為他等了很久,終於等到有相同意念及決心的同伴。我想我能體會那一種感動。人啊!不管是愛情還是友情,都在尋覓著與自己相同頻道的人,有人找了很久,還是找不到;有人卻很幸運擁有了。能為同一個目標而堅持併肩同行的人,是值得珍惜與開心的。

從小活到現在,我一路走來的好朋友,最久的就要算是國中的同學兼死黨換帖的貞燕與雅琪了吧!近二十年的友誼,就算我們分散各地,對彼此的關心仍然不變。或許我們流浪四方,但只要每逢有空,我們必定相約出來女人聊天。二十年的感情從以前至今,從未改變過。

 

接下來高中生活,DON拔拔算是我哥兒們之一吧!所以後來我們結婚了。皮皮和加菲也是久久沒有聯絡,但都還在MSN彼此互通有無。不過大家都忙,要湊時間出來聊天,還真是不簡單呢!

 

專科的日子,我比較像獨行俠,我不喜歡呼朋引伴,但意婷是我畢業之後還有聯絡唯一的同學。其實不是我故意孤僻,而是我希望這兩年可以真正學習到東西,只是私立學校的教育方針實在令人不敢恭維,二年後我終於回台北了!

 

工作的夥伴從高三那一年就有好多令我懷念的人。在大成報一起共住一年的麗香及文惠;新光時期的燕賓跟穎琪還有來到安侯之後陸陸續續來了又走的同仁,如孟秋等等。每一段相處的緣份,我都很用心的與大家交陪,所以我一直相信即使我們相隔千萬里,彼此的真心還是存在的!相較與其他人的一生,我應該要很慶幸了,至少我有很多值得回憶的友誼。

 

不過,我也不是一下子就擁有這麼多友誼,也是自己跌跌撞撞很久之後才更懂得珍惜與這些好朋友的相處時光,所以即使分離,也不會有太多的感傷,因為我相信無論天涯海角,我們都還怗記著對方

 

我想最神奇的就是我網路認識的朋友吧!那時我剛學會上網,每天晚上固定的時間,在固定的留言板,大家像聊天一樣天南地方的聊著。透過網路,認識了另一群人,梵書大哥、梵綾、悲天、CHENY、橘子、LIN、風信子等等!因為我們的興趣相同,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樣。記得這張照片是悲天和CHENY回台灣時,大家相約出來的留念照。不知道何年何月,我們可以再次重逢相聚。(記得那時我才剛結婚半個月不到吧∼就跟大家跑去片場玩過夜)現在大家分居各地了,可是還是多少會MAILMSN聯繫。這是我很珍貴的一次友誼經驗。或許我們都還年輕,也都沒有利益關係,所以才能這麼醇香吧。

 

之後因為接觸攝影認識的朋友,給我的傷害大於快樂。我用對上一次經驗來對待我認識的每一個攝影朋友,一年半多了,得到的體會是,當普通朋友很NICE,但要交心,奉勸不可。人性醜陋的本性在這個階段,讓我一再再的看清楚。打擊之痛,讓我好想放棄攝影了!但∼∼我不甘心,或許上天要告訴我的就是,攝影是孤獨的,只有再明白孤獨之後才能成就一個創作。

今天六月廿五日,經歷了一個重大的打擊之後,逼著自己寫下現在的心情,當做是一個記憶吧!


    全站熱搜

    MEI馬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