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我的腳,是我家大寶的腳。昨天因為最後一堂攝影課,所以陪學生搞到快一點才離開;離校前去憨奶班上走一走,一進教室就聽到他同學說:「李沛陽,你媽媽終於來了?」聽著這奇怪的字眼,只見憨奶一跳一跳的蹦了出來,原來他走樓梯的時候,不好好一格一格走,反而是二三格的跳,當然容易跳出問題來。

  最後兩節課,是體育課,看他的樣子也不太能上課,於是便提早帶他回家,爸嗶順便帶他去看中醫,回來後就是這個模樣了。可能是固定著很痛,睡了一下子醒來,便滿眼淚痕的喊痛,此時爸嗶才想起來,要吃止痛藥。原
本愛活蹦亂跳的憨奶,怎麼靜得下來呢!晚上我拍完均均和賢賢的畢業典禮後,回到家看著他和弟弟已經又玩得不亦樂乎。 

  記得我小時候,也是和憨奶一樣喜歡蹦蹦跳跳,扭傷或擦傷是家常便飯,所以媽媽常嘆說我投錯胎,有一次也是下課時間時,一聽到鐘聲響起,為了趕緊跑回教室,便把樓梯三格當二格跳,結果一跳,腳扭到了,回家也不敢講,直到媽媽發現,才叫爸爸趕緊送我去跌打損傷敷藥。

  還有六年級的校隊練習,為了躲球而不小心整個人向後倒,結果手腕先落地,手腕骨折,硬是打了三個月石膏,這是我人生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受傷記錄,自始之後,我深深明白,保護自己健康是很重要的,因為自己喜歡運動,更了解到身體的傷害會使自己有好長一段時間無法從事喜歡的運動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所以我更明白運動球員對自己身體是多麼珍貴;不管是王建民還是費德勒,如果身體一有受傷,就會有好長一段時間復建,要重返球場是一段很漫長的路。

  看著憨奶的傷,心裡很難過,但這是他咎由自取,只好又再苦口婆心叮嚀,要照顧好自己,不要輕易讓自己受傷了,小寶放學回家,看著哥哥的傷,竟有種鳩佔鵲巢的喜悅。也趁這樣的機會給孩子們教育,愛惜自己的身體,其實就是孝順最基本的表現了。 

    全站熱搜

    MEI馬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