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618-1.jpg  

歌名: 蝴蝶結

作曲: 張雨生

填詞: 張雨生 

燙金的滾邊 墨綠的絨面 對稱的折線 貼緊中間的圓
擱置在角邊 不怎麼顯眼 卻讓我驚艷 氣質的特別

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 總是不能忘記那一種感覺
轉過一圈再轉過一圈 終於還是回到玻璃櫥窗前

電話的那邊 啜泣與哽咽 情感在翻飛 逃不過傷悲
握在手裡面 話已到嘴邊 靜默又吞滅 最後一絲機會

想把手上這個蝴蝶結 親自送到你的面前
別在秀髮間 然而現在這個蝴蝶結
卻靜靜躺在心靈的深淵 再也不會
別在妳鵝黃衣領邊

燙金的滾邊 墨綠的絨面 旋轉在高點 格外的淒美
對稱的折線 貼緊中間的圓 急遽的下跌 來不及反悔

 


  從小我就不是走淑女路線,一直到高中畢業,我總有像木蘭一樣的心情,恨為女兒身,甚至曾質疑自己是不是投錯胎啦!後來發現那是一種心理因素,因為家中只有哥哥一個男生,反而卻有七個女兒,從小時候,媽媽總是會對著我嘆氣,你怎麼不是男孩兒啊!然而小時候並不了解,男生和女生有什麼不一樣嗎?一直到國小畢業旅行,全家小孩,只有我和哥哥參加過,因為小時候家裡並不富裕,簡單的畢業旅行的心願,卻是在我家掀起家庭革命的原因,所以我立誓不當一個輸男生的女生。

  所以我不屑女孩子的芭比娃娃,我要玩和男生一樣的躲避球;我也不要玩女生的辦家家酒,我要和男生比賽誰跑得快,誰抓得多蚱蜢。我的童年似乎就是這麼男性化的回憶,到了國中階段,自然的發育,健康教育讓我明白,即使我再怎麼不願意,在體能上,女性先天就是輸男生一大截。所以我明白要贏男生並不是用蠻力,而是用智慧。

  一直以來,除了工作及正式場合之外,似乎我很少女性化的打扮,尤其升格為母親之後,為了照顧方便,牛仔褲一直是我的好夥伴。唯一要找出身上女性化的味道,大概就是耳環及髮飾了,自高中畢業之後,我幾乎是一直流著長髮,一方面是爸嗶喜歡長髮的女性,另一方便也是自己不愛跑美容院浪費時間吧!而我從國中起就有收集耳環的習慣,所以髮飾及耳飾是我最大宗的裝扮費,不過爸嗶常很受不了的問我,你只有一對耳朵,買那麼多耳環要戴到什麼時候呀?

  自從母親過世之後,店裡常有蝴蝶駐足,姐姐和爸嗶常說那是已過世的母親化為蝴蝶來看我啦,從那時起,不知不覺中我對於髮簪及耳環的注意力,只要有蝴蝶樣式幾乎都很衝動的買回家,也不管是不是會有穿戴的機會。蝴蝶樣式的設計很適合做髮飾及耳環,每種樣式雖然都有共同的特徵,但風味卻很不同。有時半夜睡不著,便把飾品抽屜裡的耳飾全傾倒出來,然後再一一重新整理,這樣的樂趣只有我自己可以明白。就在這個晚上,孩子們及爸嗶都入睡了,我又把這些耳飾重新分類的時候,突然靈光一閃,我現在的收集癖好是不是因為小時候的遺憾,再加上只有二個兒子,沒有女兒可以打扮,只好把這些遺憾化為收集的嗜好呢?

    全站熱搜

    MEI馬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