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面對這張照片,需要一些勇氣;要拍下這張照片,我幾乎是痛哭失聲,要按下快門的那一剎那,覺得自己真是劊子手,但如果我不拍,我知道我將失去一切;所以我還是鼓起勇氣,深呼吸;拍下了父親最後的一張照片。這雙手養育了我們八個兄弟姐妹,這雙手牽著我走過無憂快樂的童年;這雙手曾因我的叛逆而狠狠揍了我一頓;這雙手也曾將將我的手鄭重交給另一個男人,而今卻要我放開手,我心裡是萬般的不捨,但愈是不捨愈是要放,才能讓彼此從傷痛中浴火重生。

  99.6.5-->原來這種心痛的感覺也是令人窒息,胸口似乎再怎麼用力呼吸,就是喘不過氣來。喉嚨和胃之間隨時就會像水庫般洩洪的不定,情緒當然是DOWN到不行,但職業因素,卻偏偏不得不擺出笑臉,內心卻是忐忑不安,無奈、彷徨的心情像黑洞般的痛,揪著你的心。知道自己要堅強,卻又掩不住悲傷,畢竟眼淚無準喚回任何事物,這一切明知道不是任何人的錯,畢竟三四十年的裂痕存在已久,你的選擇我們又能如何阻止?該勸該說的都已經口乾舌燥,但老人家的觀念仍想不開,仍給了最愛他也最恨的人迎面一擊,卻不知這樣"親者痛,仇者快"到底傷最大的是誰?放棄是可以這麼輕易的說出口,而救這個字眼,竟是這麼沈重難以負荷的字眼,人生怎麼會有這麼難以抉擇的題目?而我的力量卻又是這麼微不足道,,人言可畏的可怕力量似乎正在恐怖的蘊釀中,而我需要更堅強的心智來撐起自己,不要被打倒,他決定做逃兵,而你要永遠引以為借鏡,不能重蹈覆轍。

  99.6.7-->被強逼著面對現實是一件殘酷的事,或許是多年來安逸的生活,讓我反應不及,情緒久久不能平復,總覺得這一切是一場夢,那麼的不真實。直至大體入殮了,有種被逼著長大的感覺,雖然十分不願卻不得不妥協,畢竟這是他的選擇,然而用生命當賭注是一場豪賭,輸了就孑然一身,一無所有。我們都看得到他的空虛寂寞,也試著幫助他渡過獨居的日子,更希望能承歡膝下,無奈這一切的付出,在他心目中是那麼微不足道,他一點都不需要我們,永遠引頸期盼著獨子的噓寒問暖,但他再也盼不到,甚至加速了他的死亡。心雖痛也終究有止血的時候,但撫平傷痕,卻需要時間長效的治療,雖然我明白生老病死的苦痛及難過,但這剎那的不適應仍一直佔據心頭,知道照顧好自己才是正確的做法,但食不下嚥的難過,卻一直持續無法減低痛苦。跟孩子在一起才讓我稍能忘卻傷痛,昨晚NN看不到我和爸嗶,吵著要去找外公,乍聽之下心好酸也許冥冥之中有股力量的牽引吧,換個角度想他也解腳了,不用活在解不開的心結之中,只是在臨行之際,插了一把刀在每個人的心中。



  和父親最多快樂的合照,竟是離開事務所前那次日本的員工旅遊,那時母親正臥病在床二、三年了,為了讓父親舒緩一下壓力,深知他熱愛日本,用拐用騙,總算讓他點頭願意跟我一同前往;這五天的照片不少張,也慶幸自己當初的決定,沒有讓自己遺憾。這陣子一直在找這至少五六年前的回憶,讓我從萬張檔案裡,可說是人仰馬翻,幸好自己有保留下來,而照片不洗,就葬在那硬碟垃圾堆裡,對人而言,有何意義?不看它不懷念它,它形同廢物,但把它洗出來,常常翻閱溫習,這照片才有其意義。

  我無法侃侃而談自己父親的過往,因為時間太短了,自己仍在失去他的傷痛中,明天就是他的告別式,這幾天不管是守夜時刻或是在店裡折蓮花,總是會想起從小和他的點滴過往,他的疼惜、他的霸道總是讓我難以忘懷,因為愛才會放不了手,以前總覺得自己對這些人生議題看得很開,但這次父親的離世,讓自以為堅強的我發現,人性感情的脆弱,原來自以為不在乎壓根兒是騙人的,就是愈在乎才愈明白,對方在自己心中竟是這麼般重要,但我卻沒讓他知道。



  這陣子因父親的事情,雖然勉強讓自己其他生活仍像正常生活般不失其腳步,但總有分身乏術的時候,感謝爸嗶在我最無助的時候,陪我哭、陪我送他最後一程;還有婆家所有人的支援與幫助,讓我們能安心把孩子寄放而不影響他們的正常作息;畢竟這儀式是一時的,最終還是要告我們自己勇敢的面對傷痛,繼續昂首闊步,不留一絲遺憾。

 

 

    全站熱搜

    MEI馬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