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名:一人一個夢(專輯:一天到晚游泳的魚)  演唱:張雨生

調一杯酒 調成櫻花紅
顏色淡的看不出用情多濃
你永遠不懂
夢如果不成夢
翻來覆去的長夜裡
思念會刺的人心坎很痛

愛一個人 等他幾分鐘
看他眼神和語氣有何不同
慢慢就會懂
情如果放太重
就像心握在他手中
愛與不愛都是那樣的被動

難道不懂

給一人一個夢
夢都不會相同
當感覺開始無法相容
為何愛要堅持感情
有始有終

給愛一個屏風
心靈隔成雙重
讓自己可以監視自己
當愛來時 寧願孤獨
不為所動

一人一個夢

 

 

 

  以前年輕的時候很喜歡聽這一首歌,雖然很多人都說,女人是感性的動物,只要一談戀愛,就會忘了一切,把愛情當成生命的全部,所以女人都沒什麼出息。當年聽到這種言論,我誓言絕不做一個感性的動物,要做一個理性的動物,可是談感情如果太過理性,就會缺乏很多浪漫的情趣,所以有時就要裝傻。

  就像在結婚前,母親也千叮萬囑過,女人油麻菜籽命,要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身為人媳就要以夫家為重,我不否認母親這種傳統婦女的美德,是為了讓家庭和諧,於是初為人婦,我對於很多事,習慣裝傻,對於夫家的種種事件,裝傻是最好的方法,戰火絕不會延燒到此,只是這並非萬全之策,而是駝鳥心態,以為這樣就是天下太平,卻沒有想到是為爭吵埋下更大的導火線。

  從小到大,不管是生活倫理或公民道德還是社會都沒有一個老師或一門課是教我們怎麼去當人家的太太,去當人家的媽媽以及當人家的媳婦。以前母親在世,至少可以回去跟媽媽吐苦水,媽媽還會趁機教育一下火爆女兒的我。而如今母親過世年餘,卻讓我像是失去燈塔的孤船,很多事都還想跟母親請教,才發現身處漆黑的大海,茫茫不知方向。

  常在深夜時分,從記憶裡去搜尋母親的身影,老實說,我覺得母親當一個媽媽的身份是個滿分的;但是她卻對於她的命運都採著『認命』的消極態度,卻是讓我無法認同。母親從小目不識丁,記得有一年,教育部特別為這些婆婆媽媽在國小夜間部舉辦一個教學課程,那時我大概國中高中左右吧!上課時間是晚上七點到九點鐘,因為母親不會騎車,所以一開始就是由父親和她一起去上課。記得那一陣子,下課回家,看到尚未在準備晚餐的母親,總是會拿起老師發的小本子,很用心的在桌燈下一筆一劃的寫字。我還記得她會寫自己名字的那次,她臉上散發著自信的光芒,是我印象最深的。

  因為父親是受日式教育,對於國語ㄅㄆㄇ教學十分不屑,沒上多久,父親就覺得無趣,不願再載母親上課。還一邊數落母親學這些沒有用等等,母親為求和諧,於是再也沒有去上課,有一天我問母親,怎麼不見妳再練字了,她搖搖頭告訴我,沒興趣啦!後來和姐姐聊天時才發現,事情的始末,我很生氣,便跟母親說,我負責載妳去上課啦,妳再去學啦!但母親只是淺笑的說不用了,我知道她是個不與人爭的人,但我卻不能接受為了家庭需要放棄自己興趣,那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

  女人的夢其實很簡單,一個安全的避風港,一個愛你的人就已足夠。但是感情不是恆久不變的,感情總是會漸淡,如同歌詞裡所述:當感覺開始無法相容,為何還要堅持感情,有始有終。給愛一個屏風,心靈隔成雙重,讓自己可以監視自己,當愛來時,寧願孤獨不為所動現在聽到這一段,心裡就是很激動,原來女人也可以做到不為所動,只為圓孩子的夢。

    全站熱搜

    MEI馬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