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像一隻溫柔的小貓
在指縫中悄悄逃跑
希望有一天從夢中醒來
不再是一個呆呆的小孩

小小的心靈能不能容下過往
大大的眼睛看不看得見未來
藍藍的天空變得更高更高
該走的路卻變得更長更長

童年像一條小小的河流
在喧嘩中靜靜漏掉
希望有一天從夢中醒來
不再是一個頑皮的小孩

  傳來娃娃沙啞的歌聲,容易把人的思緒拉回童年記憶。所謂的童年記憶對我來說,就是國小的回憶,在國小之前的記憶是懵懵懂懂的,上了小學之後,跟同學玩跳樓梯,下雨天姐姐來教室幫我折雨衣,那是一年級新生的專利。後來怎麼學會ㄅㄆㄇ,我已經不復記憶了,但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三四年級的回憶很薄弱,只記得在那時加入了樂隊,因為我很想學鋼琴,但很貴,爸爸就叫我彈風琴,後來我就加入學校樂隊,從吹直笛開始學各種樂器,後來全樂隊的樂器幾乎都玩遍了,而我也成了鐘琴的第一把交椅。(全樂隊只有兩個鐘琴手)

  記得在六年級那一年,班上的體育老師是體育組的組長,班上玩著躲避球,老師問我有沒有興趣加入躲避球校隊,因為校隊每天不用早自習都要去操場練習,連課後活動也要練習。我告訴老師,我已經是樂隊的校隊了,早自習和課外活動沒有辦法參加練球,他說沒關係,只要我肯加入就好。那時年紀小又愛活動打球,於是就加入了躲避球校隊。後來為了貪玩,也自認為自己敲琴已經練得如火純青了,所以漸漸就少去了樂隊練習,後來指導老師問我到底還有沒有心練琴,那時瘋體育瘋到狂的我,堅決的搖搖頭,告訴老師,我不想學琴了,老師從四年級開始教我,也教了三年,有很深的師徒之情,我知道那時的回答很傷老師的心,可是,那時的我不愛讀書,不愛練習,只愛在運動場上奔馳。

  後來在樹林舉辦了一次全鎮的躲避球比賽,男子組差一點就可以進準決賽,最後我們女子組跟育德國小爭冠亞軍,比得真的是如火如荼,延長加賽,那時正值放學時候,大家都到操場排隊,但因比賽尚未結束,班上同學或是鄰居好友,都在場上替我們加油打氣,我第一次感受到掌聲的美妙;後來我們還是輸球了。比賽完了之後,大家的心都懶懶散散的,早自習仍然要去操場練習,男子組的隊長提議打一場混合比賽,結果,一個不小心我被男子組的副隊長的球打到跌倒時,不小心手肘著地,結果就骨折了。而我運動員的生命也提早結束了,印象中,我打了三個月的石膏,整個手掌腫得像麵龜,還記得父親跑到學校去質問老師怎麼會搞成這樣,後來我也就退出了校隊,那時樂隊也回不去了,剎那間覺得自己好像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一點目標跟方向也沒有。

  我的童年回憶有開心有傷心,我很開心自己有個很豐富回憶的童年,雖然,它不是用金錢堆砌出來的快樂,但我童年歲月裡,樂隊學音樂是我最開心也最難忘懷的。看著憨奶和同學們的合照,會想起我那時的同學們,雖然幾乎都沒有再聯絡了,但逾三十年的友情可是千金難買呀!不知道三十年之後,憨奶的這些同學是不是還會有聯繫,但是,謝謝你們曾經在他的生命裡陪伴過他,渡過童年的回憶!

    全站熱搜

    MEI馬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