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生完NN小寶之後,恰逢農曆過年,所以坐月子期間幾乎都是爸嗶和六姐幫我顧店,因為無法親臨店面,都只能告MSN及電話聯繫。那時正逢母親出殯沒多久,在店裡出現一隻蝴蝶,怎麼都趕不走,爸嗶和姐姐說那是媽媽因為放心不下我,來幫我顧店了。後來一個月後我坐完月子回來,當然是沒有看到那隻飛舞的蝴蝶。

  昨天晚上,突然一隻白色粉蝶飛進店裡,我不敢去驅趕它,怕它驚嚇過度如被捲入風扇那可就不好了,於是就放任它在店裡飛來飛去,突然想,會不會是母親化為一隻粉蝶回來看我了。自從母親過世之後,因為後續繼承事項的辦理,和爸爸哥哥有點紛爭,甚至可以說撕破臉;所以母親走後,對我而言,不只是少了一個至親,相對的也是沒了『後頭厝』(台語,意謂娘家),那種感覺好像失了根的蘭花,飄浮在人世間。當然我們長大之後結婚生子,自組了另一個家庭;但對女人而言,娘家是她永遠的依靠,在外面受了什麼委屈,回到娘家就好像回到母親的懷抱,可以得到溫柔的擁抱。

  這一年來,母親骨灰的放置處與她身後事等的處理事項,嫁出去的女兒我,完全沒有出意見的餘地,甚至連參與的機會都沒有,連母親週年忌日,要將她請入公媽神主牌這些,都是姐姐事後才告訴我,每逢過節或想起母親的時候,只能忍住淚水,逼自己去做其他事以化解思母之情。今年清明掃墓前夕,和爸嗶聊了很晚很晚,不經意的告訴他,其實我好想好想回去拜拜自己的母親,但都很怕爸爸和哥哥會用『嫁出去的女兒像潑出去的水』來回應,只好讓自己儘量不要去想。

  或許是母親知道我心裡很掛念她,所以她又化身一隻粉蝶,以解我思念之情;沒情趣的爸嗶竟然說,那是岳母大人回來監督你有沒有好好認真工作啦!切~~嫁給一個木頭就是這麼的不解風情。

    全站熱搜

    MEI馬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