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楊會計師的告別式,因昨晚兒子半夜高燒,讓我凌晨才得以淺睡了一下子。告別式是在台北第二殯儀館的景仰廳,因我也沒跟什麼人約好一同前往,所以到了那兒看到一些同事,因之前交情也未很深,都不知道要講些什麼,大部份的同事都在內場的公祭位子上,在場外的,又大多是會師級的人物,而我在外面等了很久才看到惠如與佩莉一同前來。因他們兩人也有事不能久侯,所以我也跟他們一起參加公祭完之後離開第二殯儀館,看看時間才十點多,難得來一趟台北便想回去事務所看一下老同事。
  自從離職之後,我再也沒有踏入這棟商業大樓了,到了櫃台拿起電話撥老同事的分機,很熱絡的來幫我解除門禁,看到整個辦公室變化說大不大說小又不小,至少不是十一個月以前我所待的模樣了。不太想造成同事的辦公情緒,便很低調的到幾位深交的同事位子上SAY HELLO。免不了遇到一些點頭之交的同事,但都很熱情的打招呼。
  看到這些堅守崗位的同仁,每個人都一臉疲累,我想除了身體上的疲累之外,臉上更呈現無法形容的無奈。我本來想去找小老闆打聲招呼,但聽聞他現在兼任部門主管會計師,又沒有得力的左右手,光用想就可以想像出他有多麼的憔悴,唉~~還是不忍心看到,於是我又溜到以前比較熟識的部門去串門子,很多人都還不知道我已經離開銀行業,自己出來創業了,看著他們繼續在職場上浮沈,真的很慶幸我脫離了這個圈子。不用去勾心鬥角,不用去猜測上頭的心意,更不用揹負無名的壓力。
  大家都說看得出來我過得很快樂,我覺得大公司文化不是不好,而是需要一個很順暢的溝通管道,有些老闆因為一已之好而對某些人偏心,而另一些人即使很用心用心去工作,還是被嫌得一無是處。記得以前,我一直覺得,人生活在世,不就是為了生活嗎?這些職場應對,看開一點就好啦!日子還是要照過的。
  離開之後,才發現原來外面的世界是這麼寬廣,而我也不用一直關在小小的位子上,像深閨怨婦似的守著電話與老闆。原本以為我再也不會踏入事務所了,而今可以昂首闊步走進去,讓大家知道,我過得很好,讓我有一種很驕傲的感覺。想想過去七年半的職場生涯,早些年的打拚奮鬥似乎都被遺忘了,反而是後面幾年的苦守寒窯,與不平等對待,令我印象深刻。過去種種如同一場夢,惡夢過去了,亮眼的陽光正在前面等著我。原來~~這就是追求夢想,並且實現它的感覺。

    全站熱搜

    MEI馬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