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一早就接到姐姐的MAIL,告知爸爸好像有輕微的中風症狀,早上已請三姐帶他去樹林仁愛醫院檢查。一接獲消息,心情蠻不好的,一直無法專心上班,一到中午時間,便迫不及待的打電話問最新的情形。

  經過腦斷層檢查,爸爸腦部的微血管確有爆裂的現象,也發現有血塊,所以醫生立即安排他住加護病房觀察血塊是否有繼續滲透。一聽到他要住加護病房,整個下午更是沒有心思上班。但也不知道怎麼跟上司講要準時下班,一直待啊,好不容易總算前頭有人先離開了,把手上的東西處理一下,便開車去接老公,為了趕加護病房的探望時間,從鶯歌到樹林的路途,我們著時加了不少油門,老天保祐,雖然超過了探望時間,但護士小姐還是讓我們進去一探爸爸。

  一看到他,眼睛忍不住濕了起來,也不知道要跟他說什麼,傻傻地開口問:怎麼會發生這樣的情形?血絲滿眼的他,一夜未闔眼,沙啞的聲音重覆說著最近身體的情形。天氣驟冷,一開始他只覺得脖子很酸痛,四肢有點無力,一直到20日那天晚上吃晚餐時,發現手無法將碗端起,便灑了一地的飯菜,那時他才去附近診所看醫生,醫生娘先給他打了點滴,告訴他,如果隔天情形沒有好轉,一定要去大一點的醫院檢查。

  聽他說著,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我知道這個時間我不應該哭,可是,真的很心疼爸爸,我跟他說,沒事的,醫生只是要觀察你的血塊是否會自動散去,那時就可以轉普通病房了,他似乎鬆了一口氣。

  住了一天的加護病房,幸好今天就轉到普通病房了,但是還是沒遇到醫生,我今天再趕回去時,大家都交待爸爸要好好養病,不要掛念太多。或許是出了加護病房,心情放鬆,今天爸爸的樣子就穩定許多。

  從小,父親是最疼我這個老么的,有時,我都覺得他對哥比較嚴厲,而有什麼好吃好康的都會私下帶給我。對於爸爸,我記得在國中時期,曾提筆寫了篇『我的父親』投稿在台灣新生報,後來我一直很怕再寫有關父親的文章,因為在國中叛逆時期,我跟父親的關係降至冰點以下,一直到了高中畢業,我自己出去工作了快二十歲左右吧,我才跟他之間的關係緩和不少。

  就在八十七年,雨生的車禍讓我覺醒,人生最怕留下遺憾,我不想再有遺憾的感覺,所以那時起,我便利用週末假日的時間,約著他們兩位老人家,一起到所謂旳風景點去走走。有去故宮吃九尾雞;有去忠烈祠跟憲兵拍照;有去新公園散散步;還有去瑞芳野人谷跟李家古厝避暑。雖然我覺得還有很多地方沒有帶他們去,但是那時我用著很笨拙的攝影能力,幫他們拍一些紀念照片,現在看著照片,卻是最珍貴!

  後來我就訂婚接著結婚,能陪他們的時間也愈來愈少,憨奶出生後,在年底左右媽媽也因病癱瘓在床,這三年半以來,爸爸的辛苦,實在是無人能訴。而我們這些嫁出去的女兒,也只能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去做自己應該做的。現在連爸爸也生病了,我心中實在恐慌極了,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雖然說人生生老病死是自然的循環,但當這些事發生在自己身上時,總是需要時間來適應的。

  這些年來看著媽媽被病折磨,不只是她一人受苦,爸爸也很辛苦。我都不知道要怎麼去做才能做到圓滿,我多麼希望我有能力替父親抗起這個重擔,讓他們老人家享受著幸福的日子。這個時候,我就感嘆,為何我是女兒,在家裡重男輕女的觀念之下,很多事都是我哥哥應該去做的,而我算蠻現代的思想,覺得只要是對父母有所幫助,為什麼要在意是女兒應該做或兒子應該做呢?可是頑冥不化的父親,就是死腦筋,覺得我們都嫁出去了,就要顧夫家。

  因為最近轉職,父親也很擔心我轉換跑道的適應程度,在加護病房跟我聊天時,還問我:新工作如何?還可適應嗎?我更覺得自己很愧疚,都這麼大了,還讓父親為我的工作擔心!我便告訴他,依我的工作能力,綽綽有餘啦~~他才點了點頭,微微笑。

  我希望他老人家能平安渡過這一關,也能從此好好的照顧自己的身體!即使是拿我的健康去跟他換,我都願意!自從我也當了人家的母親,我才更明白原來父母親對我的愛,是我一輩子也都償還不完的。


    全站熱搜

    MEI馬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